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赴美研修总结-经管学院 艾大力

发布日期:2014-05-12

     2013年8月24日—2013年9月22日,本人有幸跟随学校组织的培训班赴美国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学习研修,先后访问了马里兰学院大学、AP公司和旧金山州立大学,其中马里兰学院大学是专门从事远程教育(在线教育)的公立大学,AP公司是一家为大学课程提供在线学习服务的私营公司,旧金山州立大学是一家全日制普通本科院校,但近几年也较大规模地开展了在线教育尝试。通过这一个月的考察、学习以及与美国同行和同行同事之间的讨论交流,本人感觉收获颇多,也对一些问题进行了思考,现摘其要总结如下:

    1.近年来美国在线教育发展迅猛,除了信息技术发展的推动以外,盖因其在线教育的质量得到了全社会的认可,在线教育被认为与传统面教育除了教学手段方式不同以外,其教学内容与教学质量是一样的(有大量研究证明在线教育的质量至少不比传统教育质量差),因此全社会并没有把在线教育看作次级教育或是另类教育。远程教育在我国若从解放初期的函授教育算起至今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基于互联网的在线教育也已经有了十几年的历史,但远程教育(在线教育)在我国一直被看作是另类教育,一直处在被边缘化的尴尬境地。这除了囿于传统的偏见以外,我想与远程教育(在线教育)本身的质量水平与传统全日制教育相同学历层次(专科、本科)教育质量水平有较大差距不无关系。

    我们的远程教育(在线教育)是面向全体社会成员开放的,生源质量与传统高校通过统一高考录取的学生有很大差距,但我们的出口(毕业)质量必须严格把关,与其他高校相同学历层次(专科、本科)的毕业生水平应该基本相同,这样我们才不会被人看做次级高等教育或被打入高等教育的另册。当然,我们的学生大多是在职业余学习,我们的培养目标定位在应用型人才,这是我们的特色,但这绝不应该成为我们的毕业生水平与普通高校同等学历毕业生水平存在较大差距的理由。因此,为了使我们的远程教育得到政府和社会的认可和尊重,就必须确保我们的人才培养质量。针对当前的现实问题,我认为应该想办法真正落实教学过程,在各环节把好质量关,让我们的毕业生拿到的是含金量十足的学历证书,而不是轻易混到手的有水分的文凭。对于不想拿学历文凭的学习者,我们可以提供各种学习资源供其选择,并向其颁发相应的学习证明(资格证书、单科结业证等)。

    2.“学生是我们在这里的唯一理由”,这是我们在马里兰学院大学听到的一句话,这句话当时让我感到震撼,因此也就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是的,如果没有学生,也就不需要老师,学校当然更无以存在了。学生的存在是一切教育形式存在的基础,学生的学习需求是一切教育活动的前提,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是学校和老师的神圣职责。远程开放教育(在线教育)的教学组织形式及教学手段与传统教育有所不同,但学校和老师在其中的责任没有任何区别。我们的一切工作必须以学生为中心,为学生服务。在培养目标既定的前提下,我们应该全力以赴地帮助学生完成学习任务,真正做到让学生“有支持地学习”,以实现我们的教学目标和人才培养目标。

    为了落实以学生为中心的理念,马里兰学院大学在机构设置、人员配备、工作安排等各方面都充分体现了这一点。特别是严格规定辅导教师指导学生的数量(即所谓生师比),以及相应的工作职责要求,保证了每一个学生的学习都能够得到老师的悉心指导与帮助,当然还有来自于学校其他相关部门的非学术支持。反观我国现阶段的远程开放教育,一是我们的许多制度规定还是为了方便管理而不是从方便学生出发,二是我们的教学活动大多还是粗放式的以教师为中心开展的(老师按照自己的理解和安排讲,是否契合学生的实际需要特别是个性化需要则未见得),三是我们至今尚未建立严格的生师比制度,以至于许多学生在学习中不能够及时得到老师的帮助。

    当然,以学生为中心是指学校和老师的一切工作都要围绕着帮助学生学习,但并不是说就要无原则地迁就学生。以学生为中心的前提和目的是为了保证最终的教学质量,因此学校和老师要给学生提供必要的学习条件、学习资源、学习辅导等各种帮助,来指导、引导同时也要督促学生完成必要的学习过程和学习任务,并达到规定的学习效果。在我国现有远程开放教育实践中,许多基层教学点由于教学过程不落实,没有很好地组织教学,也没有很好地指导、引导、督促学生学习,但为了留住学生而迁就和放纵一些学生的错误观念和做法(认为我交了钱学校就应该给我张文凭),这就导致了一部分学生虽然拿到了文凭但并没有真正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和专业能力,也影响了那些真正想学习真本领的学生。

    因此,我们应该正确地理解以学生为中心的理念,既要全方位、全过程地给学生提供周到、细致的学习支持服务,又要坚持必要的质量标准和原则。

    3.此次出访的第三个突出感受是学校的各项工作特别是教学工作应注重细节,重在落实。我们此次访问的三个不同类型的教育机构,无论是专门从事远程教育(在线教育)的马里兰学院大学,还是帮助传统大学将其课程上网开展在线教育的AP公司(类似于我们的奥鹏),还是将在线教学作为课堂教学补充的传统高校旧金山州立大学,他们在介绍情况及与我们的交流中所谈的理念也好,所用的教育技术也罢,在我们听来、看来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在当今这个信息技术时代,世界确实是平的,新的观念、新的技术可以很快在全世界普及。但在相同的理念指导和相同的技术应用条件下,所取得的最终效果又确实存在着很大的差距,我想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恐怕就是在工作中是否注重细节,是否重在落实。正如那句名言所说,“细节决定成败”。

    在我们到访的几个单位中,教学工作的各方面、各环节都有详细的可操作、可检测的标准,并有相应的督促检查和奖惩制度来保证其落实。比如,AP公司有一个庞大的学习支持服务部门,其主要职责之一就是监测学生的学习异常情况,并及时加以干预(提供相应帮助),以保证学生能够顺利完成学业。

    相较而言,我们的教学工作也不乏各种设计方案、制度规定、管理办法以及奖惩措施,但在实际工作中往往流于形式,而没有得到很好地贯彻落实,也就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4.让学生有更多选择,这是我们在马里兰学院大学和旧金山州立大学所看到的。所谓让学生有更多选择,就是在学历教育的每一个专业中,除了规定少量的专业核心课程为必修课以外,其余大部分课程都可以有学生根据自己的情况(工作需要、兴趣爱好等)自由选择,只要修满规定的学分即可毕业。同时,对学生既往的学习经历和成果也可以加以认证和承认。这样做一是充分体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理念,二是可以充分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求。

    我们开放教育的学生大多是在职人员,他们的学习动机一是为了获取一纸文凭,二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专业素质和业务能力,以满足工作需要并获取职业晋升。由于他们的学习基础、学习条件、学习环境以及工作需要等各不相同,因此他们对于学习具体课程的要求是有差异的。比如,一个在建筑企业从事会计工作的学生,除了学习必要的会计知识以外,应该允许他较多地选修一些建筑类的课程,而不应该只能选修财经类课程,这样才能够更好地满足其个性化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