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赴美研修学习汇报——教育学院 胡若予

发布日期:2014-05-12

赴美研修学习汇报

一、        学习内容概述

  2013年8月25日—9月21日,本人荣幸地作为国家开放大学首批赴美培训团队的一员,分别在马里兰州马里兰大学学院大学(University of  Marryland  University  College ,缩写UMUC)、美国Academic Partnerships Group 公司(缩写   AP )、旧金山州立大学(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缩写SFSU)接受培训,为期四周。培训的主要内容大致可以分为几个方面:

美国的高等教育概况与现状

美国的网络教育现状及挑战

远程教育的运作与实施

远程教育中的学生支持服务

网络课程的设计与开发

网络教学与测评

网络学习质量评估

美国高校的教师发展

技术工具在网络教学中的应用

案例分析

参观

以上培训内容涉及面广,分别涉及到教育领域的宏观、中观及微观层面,信息量较大,培训的内容相当一部分直接针对网络教育的办学理念、网络教学的课程开发与教学实施、网络教育的质量监管与评估,开阔了视野,很受启发,一些理念启迪自己以新的视角去反思和审视目前的教学工作,一些教学设计策略和教学理念与方法甚至可以直接用于目前的网络课程开发。

本人比较关注的方面是远程教育中的学生支持服务,网络课程的设计与开发,网络教学与评估。

 

二、        感受与反思

一个月的培训下来,结合国家开放大学的转型以及远程教育中教师的教学工作实际,感触比较深的有如下三个方面:在办学理念上,美国的网络教育真正是做到了“以学生为本”,这是网络教育的指挥棒、生命线和灵魂;在教学与技术的融合上,重视技术的开发与应用为落实教学、增强教学质量服务,强调的是“以教学为本”;在网络课程开发机制方面,强调团队合作,其中尤其注意“以教师为本”。

先说说理念“以学生为本”。这个词组并不陌生,在我们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也屡屡提及。可以说并不新鲜。但是,口号一样,并不意味着做得相同。实际上,在我看来,也许可以说我们国开的网络教育,甚至更大一点说中国的高等教育,虽然理念上并不落后,在理念的落实上实在差距不小。无论是在专事网络教育的UMUC,还是以商业盈利为目的的网络课程开发及服务商业公司AP,抑或是美国公立大学旧金山州立大学SFSU,其办学和教学均始终紧紧盯着学生,不仅在机构设置、运行机制、课程设计、支持服务、质量监控、教师发展等各个方面和层面都围绕以学生为本来设计和实施,而且具体到每一个教职员工,都是尊重学生的利益诉求,提到具体的教学或服务细节时,都时时处处以学生需求为出发点和终结点。比如,在马里兰,从不同的培训教师口中反复提到课程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教学能使学生可以更好地面对实际生活与工作的需要?”他们十分关注学生的保有率,以课程的合理设置、全方位的学习支持服务、质量评估等手段来吸引学生完成学业;在AP,在旧金山,所有教师都会提到教育、网络教育、所有课程的学习对学生本人改善生活状况、获得更好的升职机会的重要,基于此理念,马里兰学院大学从2010年起开始了全部本科课程的改造,缩短了学习周期;AP公司与高校合作开发的网络课程也将学时缩短为5个星期,并且创造性地运用了“传送带”的课程模型来为每一个学习者提供最经济有效的学习时间,以减少其在校学习时间长度;在旧金山州立大学,有五种课程教学模式供所有学生选择,以最大限度方便学生以自己适合的方式完成学业;所有课程教学都特别强调师生互动,教师想方设法激励学生翁参与学习,对学生的反馈及时给与回馈和指导;强调在课程设计中尊重学生的已有经验,将其合理纳入教学体系,等等。感觉他们真的是在办学,在教学,在为学生付出,“以学生为本”的理念是指挥棒,是设计指标,是行动准则,也是评估标准,由此出发,才有合理的机构设置及分工合作,高效的工作机制,创新而讲求实效的课程开发,扎实的教学过程,以及全面贴心的支持服务。

从我自己来说,以学生为本,就是要改变对我们的成人在职学生的偏见,真正做到尊重他们,接受他们的现状和诉求。以前在面对我们的学生时,常有恨铁不成钢的心态,甚至怨言颇多,认为这些学生不是为了学知识而来,而是抱着功利目的来混文凭,平时不爱好好研习课程,考试前就来套近乎,要作业答案等等。现在我认识到,这样的抱怨对学生是不公平的,我们不能要求所有学生们都是抱着纯粹的渴求知识的目的而来,他们为了晋升、为了评职称、为了提高工资待遇,甚至仅仅为了保住现有岗位而花钱来读文凭是应该赢得我们的理解和尊重的,在这一点上,中国学生与美国学生并没有质的不同。关键在于我们如何看待和行动。所以,以后再我的网络课程改造中,我想应该尽可能将对学生境遇的这种理解体现在课程设计和课程教学中,尽可能为他们提供贴心的服务,支持他们顺利完成学业。

再谈以教学为本。国开从事现代远程开放教育,其支撑是媒体技术、信息技术、教育技术,在这种以技术为支撑的教育形态中,如何理解教学与技术的关系,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尤其在面对规模和质量的矛盾面前,在面对需要尽快推出迥异于高校传统课程的批量网络课程以求得社会认可的起步期,在急于通过各级精品课程评选而获得社会声誉度的当下,教学与技术的矛盾始终若隐若现地困扰着我们。在培训期间,关于这个问题,本人也做了一点考察,感受比较深的是,无论UMUC,AP,还是SFSU,他们在技术力量上显然十分雄厚,掌握的技术资源和信息以及可以合作的技术伙伴不可谓不多,然而,他们更重视的,还是教学。在技术手段的开发利用与教学功能的实现之间,前者是为后者服务的。技术、技术工具虽屡被提及,但其功能是用来支持教学,实现教学目标,而不是盲目追求技术堆砌,不随意炫技。比如,我们在培训中观摩的一些网络课程样本,其模板都大致相同,十分朴素,简洁,甚至可以说没有过多的美工装饰痕迹,层级也很少,但是界面清楚,导航清晰,教学任务模块、师生互动、测评反馈等都在醒目处,好几个课程的教学内容呈示主要是以文本形式,链接一些阅读材料,辅之以很少视频,因教师认为该课做到这样就可以了;但是应该有技术出面的地方,比如应用视频会议、学习工具于课程学习的,他们也大胆使用,并给与应用指导。这里给与我们的启发是,在我们的教育教学中,不要片面追求技术上玩新花样,应避免技术至上,不要一味追求搞的与众不同,花尽心思去搞所谓亮点,而应该盯住教与学,关注教学过程的合理与落实,关注教学实效,用技术来促进教学活动的发生和开展,扎实提升课程的教学品质。

在课程开发中以教师为本。马里兰、AP和旧金山州立大学的课程开发都是以团队合作机制进行。但是团队合作中,教师具有的主导性和中心地位非常突出。如马里兰学院大学,课程开发团队中由教师、编辑、媒体呈现专家、教学设计人员组成,教师负责提供课程教学内容方案,由编辑进行文字把关及版权指导,媒体专家给出媒体呈示配置建议,教学设计人员则建议以什么方式使学生更易接受。这些团队人员将该教学方案完善后再反馈给教师,并由教师自主决定是自己来完成所有媒体资源还是请技术部门帮助。而这些方面的建议和把关也成为课程评估的方面。这样的机制有利于教师开发出可以实施并收到教学实效的课程,同时便于把内容、教学、媒体应用、评估、互动融汇在一起,使课程成为一个教与学的完整链条,并且可以由教师在需要修订时可以随时更新和完善。

在我校从广播电视大学向国家开放大学转型过程中,真正贯彻和实施课程建设机制中以教师为本,有助于培养国开自己的名师队伍,扭转传统的电大课程建设机制中过分依赖普通高校名师而形成的电大教师队伍长期定位不清、“师心”不稳、电大自身教师队伍专业发展进程缓慢而合作高校专家普遍受益的不合理局面。数年来,电大新招聘和引进的教师队伍的学历层次、专业水平和学科素养已经不输于普通高校,一批年轻的、生机勃勃的高学历人才进入国开,建议按课程和教师实际试点放权,在主编选聘上眼光向内,即大胆启用一批满足或基本满足课程主编或副主编条件的年轻教师担任课程主编、副主编和主讲,并结合课程开发做相应配套课题研究、扶持他们发表教学研究论文、在我们的门户网站上甚至公共媒体上大张旗鼓地介绍他们,宣传他们的教学成果和科科研成果,让社会认识他们,培养出国开自己的“名师”。这是办好国家开放大学的根本。

 

三、工作改进设想

作为教师,主要的改进应该落实在课程设计和课程教学上。

1.借鉴马里兰、AP公司短周期课程的设计理念,将课程进行模块化分割,使学生可以选择性学习对自己最有用的模块,并且通过一定的测评方式得到课程学分;

2.在学校现有平台功能支持的前提下,将内容学习与课程全程学习评估完全结合起来,进行一体化设计。

3.将学生工作经验和生活经验代入课程教学,尝试以学习报告或者小论文的形式测评学生的水平,然后可以直接进入核心内容模块学习。在测评题型上考虑更加贴近成人在职特点。

4.借鉴moocs课程模式的设计技巧,整合课程内容,用好5分钟或8分钟微课程,吸引学生参与学习活动。

5.学习美国高校普遍重视学生写作水平指导的经验,重视学生写作能力训练和指导,以帮助提高其写作水平为切入点助其完成课程学习。

附件1:胡若予.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