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赴美研修的个人总结——教育学院 李小林

发布日期:2014-05-12

赴美研修的个人总结

教育学院 李小林

    这次我有幸参加由开放大学组织的赴美国研修,深感收获巨大、受益良多,不仅眼界大开、知识得到充实,而且有助于对教学工作的自我评价和某些反思。我认为,这类研修对于国家开放大学走出一条改革开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办学道路,以及继往开来、创造最优化开放教育的“中国梦”是必要的和及时的。

本次赴美国研修主要涉及了三种不同的办学形式和相关内容: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的网络教育、国际教学合作联盟的联合办学、旧金山州大学的学校教育和教育技术开发。根据自我的总结,提出以下三方面认识。

    一、如何落实学习者第一位或学习者为中心

   “学习者第一位”或学习者为中心,应该包括哪些内容?现在国内国外教育界的人都有这样观点,但是在思想重视、实际操作和组织细节上又实在相差很远。现实中起码有有三个方面很值得改进。首先,在设计课程的时候,不仅要咨询专家的意见,还要咨询学习者和用人单位的意见,如果课程设计的不合适就要进行重新设计。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的课程设计就是根据这类咨询,把每学期的课程学习单元从12周时间减少到8周时间。同时,把课程设计成模块化和循环方式,使学生可以根据个人的时间随即进入课程学习,并接可以根据个人的需求情况,对自己的学习内容进行选择。第二,重视对非传统学习者需求的分析研究。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重视对学习者需求的分析研究,细微到像学习者可能出现的与学习有关的经费困难、家庭和雇用单位的支持程度、可以接触和获得的教师帮助(提供指导、讲授等)、学习者对学习新课程需要的学习技能和知识基础的掌握程度、学习者自我指导的能力方面、对学习方式的适应和使用 状况、在高等教育文化氛围中的自我导航能力(是否有可以参照的榜样、文化上存在的差异、出于个人原因的种种不适等)等问题,以及学习者可能遇到的特殊挑战,像家庭和家族的期望、来自在职和工作上的负担、业余时间完成学业的困难、经验取向的压力、对于新任务和生活方式的适应性等。在此基础上,制定建立学习者自信心、学习自我效能和加强互动联系的相关举措,像帮助学习者在应对具有挑战性课程时获取“初战成功”、建立学习导航的制度体系、开放学习生活中技能技巧的培训、引导应用学习策略和研究策略的主动性和强烈意识等。第三,网上资源设计的内容要围绕学生的学习活动。教师设计网络课程内容和活动要依据学习者的学习目的和学习过程,没有学生参与、学生活动的课程内容即使非常花哨,也是没有效果的、毫无用处的。像旧金山州立大学在设计网络课程的博客内容时,特别重视与学生的学习活动相结合。他们使用博客解决学生的教与学的活动包括:实现组织学生讨论教室以外的问题,实现学生之间思想、观点和方法分享的平等机会,反思和反馈其他人的观点的机会,建立学生学习档案袋,教师掌握学习者学习情况和提供新的学习脚手架的依据及分析数据,提出学习需求、发布课后作业等,实现同伴互助、过程评价和相互指导等活动。第四,采用真实性的评价。除了少量必要的终结性考试,应更多的是采用真实性的考试。这不仅有利于培养学习者的能力,而且有助于学习者掌握学习方法和学习策略。像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和旧金山大学的学生评价活动,都非常重视学生的能的考察和评价,无论是细致量化的评估任务的设计,还是定性整体论文或分析的选择,重点都是突出解决问题的能力形成而不是所谓的知识点的记忆。

    二、教师的培训和发展的若干认识

     开放大学的教师应该与普通大学的教师不一样吗?我们的教师应该多样化还是专业化?这似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但是,也是一个始终没有得到真正解决的问题。通过亲身到美国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和旧金山州立大学两种不同性质的大学接受培训和参与调研,对于这个问题,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领悟。前一所美国大学主要是采用远程学习或网络学习方式的学校,后一所美国大学则更多的是采用了不同程度的混合式的学习方式。所谓混合式,一般讲来就是,既保持了传统教学的优势,又有效地利用了现代信息技术带来的便利和新的途径,使得教与学获得更大的效益和灵活性,也更适合于学习者的学习活动。这两个学校都非常重视对教师的培训和继续教育,制定了相当科学、严谨和可行的计划和制度。相比之下,中央电大或开放大学对于教师的培训在数量上和时间上也安排得大体相当,所以单从在这两方面比较并不逊色。但是,在培训的目的和适用性方面的差距非常之大,不可同日而语。在美国这两所不同的学校对教师的第一位的要求都是教学,是教师要能组织实现较好的教学,实现教与学的优化和促进学习者的学习。可以说,正是由于要求的不同,审视教师的标准也大不一样,从而无论是教师的自我进修,或是学校制定的各项培训和各种促进教师发展的活动,都是基于提高教师的教学能力和教学水平的,即使学习某一种新的信息技术,也总是围绕教学需求的,而不是围绕某些或某种新的信息技术本身的。他们学习新技术或参加新技术的培训的目的非常清楚,就是为教学需要提供新的途径或方式的可能性,而不是培养技术专家甚至也不是技术能手。而回到中央电大或开放大学的现实,对于上述问题始终没有一个正式的答案。我们的教师一度被要求是:既懂专业又熟悉信息技术的专家,结果是“非牛非马”的四不像。在专业上落后,在信息技术知识上同样落后的人。有这样一个事实。在一次纪念在电大工作30年教师的会议上,一位工作了30年的老教师说出了她的请专业专家的经历——“从请自己的老师,到请自己的同学,再到请自己同学的学生....”。同时,在信息技术方面也并没有多少知识,甚至不如那些刚从学校毕业的教育技术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年轻人)。美国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和旧金山州立大学的做法很值得我们学习,教师之所以是教师,那就是要去完成教学、研究专业课程,是要教书育人的,即使是远程教育也是如此,没有本质的不同。如果不是这样,又凭什么称为教师呢?反思我们自己的历史,远程教育也好、网络教育也罢,教师的核心工作应该是搞教学,研究专业的课程,而不是什么其他的东西,丢弃了这一方面的努力,就是丢弃了最为本质的东西。所以,教师的培训和发展需要紧紧的围绕这一核心。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开展的教师的培训也好、教师的发展也好,才是走上了正确的轨道。

    三、怎样开发有效的教学资源?

     这次在美国研修的另一个大的收获是对于开发有效的教学资源的了解和认识。美国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和旧金山州立大学都介绍了他们制作教学资源的理念、方法和途径。尽管他们办学方面有许多不同之处,但是在开发教学资源方面有一些是共通的,具有普遍意义的。首先,他们的开发教学资源是必须围绕着特定的“教与学”的,没有教学的需求就没有教学资源的开发。围绕着特定的“教与学”,才会心中有学生,才会考虑教与学的真正需要。教学资源开发者有了这样的定位,其才能在开发教学资源中变得主动和灵活。像美国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和旧金山州立大学的人员,根据教学需要,可以编制教科书,也可以不编制教科书,而采用其他的方式,像提供小册子、发布网上文本、视频节目、利用各种博物馆网上资源和提供参考书目录等,既保持了课程内容的先进性,又方便了有不同学习风格需求的学习者。特别是新信息技术的采用,更是为了满足不同的学习内容和学者需求才被采用。每一种资源媒体都有其的优势和不足,需要人们根据教学的需求而合理利用,一窝蜂似的盲目上马或强行使用,并不是一种开发有效的教学资源的办法。其二,开发教学资源的队伍专业化、分工合理化。美国马里兰大学城市学院和旧金山州立大学都介绍了他们制作教学资源的队伍。从他们的介绍中,可以找到如何开发有效的教学资源的大致轮廓。像他们的课程资源开发团队中,包含了资源开发需要的多种专业人士,像教师、教育技术专业人员、文本编辑、技术制作人员、美工人员等。这些不同专业人士在一起是一种整合的关系,而不是一种摆样子的关系,每一位专业人士都有自己的特定任务和行业标准,各司其职,协同操作,每一项任务或每一项工作的程序都有专业人士操作,而且又是整合为一体的。像教师负责教学活动和专业内容的制定,编辑负责组成适当的文字和稿本,教育技术专业人员负责将教学活动和课程内容改变为媒体资源的形式,美工和技术制作人员负责资源成品的制作和相关内容的选择实现等。相比之下,中央电大或国家开放大学的资源制作虽然设立了若干关卡,像外请的所谓专家把关和不了解专业课程资源需求的人员的审查,来决定和评价教学资源的开发和评优,似乎有点太不严肃了。目的不清、专业队伍不整齐、专业分工不明确,是很难做出有效的教学资源的。

附件1:李小林.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