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赴英国研修报告——国开总部出版社 朱莹

发布日期:2014-05-13

赴英国研修报告

                                         

2013年6月,我作为出版社的一名编辑,得幸参加了国家开放大学赴英国研修团,进行为期四周的学习。非常感谢领导对于我们青年员工成长的高度重视,给予我这个珍贵的学习机会。对此,我付出最大的热情与精力去把握,尽可能地汲取新的知识与信息,拓宽视野,开放思维,获得了很大的收益与启发。

 

一、研修基本情况

本次研修中,莱斯特大学、英国开放大学、伦敦大学(教育学院)三所大学与我们学校进行合作,对研修团予以培训与接待。在研修伊始,三所大学都对自己的办学特色、机构设置、人员结构与管理体制等方面作出了不同程度的介绍,使我们首先对其概况有所了解。

1.莱斯特大学(教育学院)

在莱斯特大学,教育学院在一周的时间里(6月3日至7日),向我们介绍了莱斯特大学远程教育的整体情况与变革,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TESOL 远程教学中技术的应用,远程课程设计,教学设计的“7C”方法,传统大学里远程教学和管理,远程学习中的技术和教学法—播客、移动学习和iTunes U、开放教育资源和MooCs的使用。

2.英国开放大学

在英国开放大学的学习是本次研修的重要部分,为期两周(6月10日至20日)。本次在英国开放大家的研修内容主要包括:英国开放大学的组织结构、各部门的职责分工和运作机制介绍,与远程教育有关的部门具体讲解(如市场营销、招生、学分转换、评估体系、学生支持服务),辅导教师体系的构成、辅导教师培训与管理,设计和教授一门网络课程的方法,并到KMi 知识媒体研究所、图书馆和牛津区域中心参观、座谈、聆听讲座;此外,英开还专门安排了其最先进的研究领域——太空科学的发展状况讲座。

3.伦敦大学(教育学院)

最后一周的研修在伦敦大学(教育学院)进行,主要内容包括:伦敦大学及教育学院整体介绍,教育与技术的结合与应用,在线课程的设计与开发案例讲解,谢菲尔德哈拉姆大学文化交流和计算研究所介绍,传统大学教育技术应用和学生支持服务,等等。

另外,赴伦敦当天(6月21日),我们受邀访问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听取了公参沈阳先生关于英国远程高等教育情况的介绍。

 

二、研修重点与特色

此次研修的重点在于远程教育的课程设计与资源建设,授课教师将教学内容与教学形式相结合,充分体现了现代远程教育的灵活性。与我们国内普通高校的传统教学方式相比,我们此行的培训形式可谓新颖活泼。

在莱斯特大学,除第一天介绍概况等进行常见的课堂教学外,在第二至四天采取了小组活动与教师讲授相结合的方式,开展关于远程学习课程设计的小组讨论活动,即根据研修团各位老师所在学院进行专业分组(文法、教育、外语、工学、财经、农医),管理部门人员平均归入各组,小组成员分工协作完成课程设计等实践活动,并在每项活动完成后展示、讲解成果);最后一天学习之后,各组代表根据学习心得与实践成果,以PPT演示、纸板成果展示与解说等方式作出总结,与莱斯特大学的老师进行交流。这种方式充分调动了学习者参与课堂活动的主动性与积极性,避免了灌输式的被动学习,而通过主动学习、亲自实践来获取知识、提高能力。

这种分组活动的方式在英国开放大学也得到灵活有效的运用,其与莱斯大学的区别在于,英国开放大学把研修团成员分为两个(或三个)大组,分别在两个(或三个)教室中,由两位教授带领学习;而不像莱斯特大学那样,各专业小组在同一个教室中,由同一位教师进行讲授,分别实践,共同交流。其中一组主要由经管学院、工学院与外语学院组成,由英开数学、计算和技术学院(MCT)的Mark Endean作为主讲教师;另一组主要由文法学院、教育学院、农医学院组成,由英开理学院(Science faculty)的Duncan Banks作为主讲教师。两位教授分别以自己主持、参与的课程为例,使用学生主页对其教学平台进行实际的讲解、演示,并为各组配备计算机,让我们以国家开放大学的课程为例,在其教学平台中进行课程设计,并在活动结束后进行成果展示。在学习课程内容设计的过程中,融入了媒体技术支持的功能,教学解决部(LTS)的老师为大家介绍了媒体和技术在课程设计过程中的作用。外语学院则在其中一天单独至英开教育学院(FELS)进行了培训。

即使是由教师主讲的课堂教学,也并非传统呆板的一言堂。一者,各个讲座结尾都会安排问答时间,同时鼓励我们在听课中途随时发现问题随时提问,课堂气氛轻松活跃,交流的意味远远大于讲授。二者,讲者往往结合实际课程与案例,利用多种媒体形式。例如,莱斯特大学犯罪学远程教育一节,没有使用PPT,而是采用新颖的远程教育课程设计工具Prezi软件进行动态演示与讲解,使我们在立体生动的情景下了解犯罪学远程教育的同时,也实际观摩体会Prezi软件的使用;又如,英国开放大学牛津地区中心的责任教师(staff tutor)把讲台布置成自己的办公桌,以情景表演的方式向我们详尽展示了责任教师的工作职责与内容、方式等,形象有趣,使人印象深刻。

 

三、涉及出版的相关问题

1.教材资源电子化、网络化趋势加强

远程学习越来越成为一种可满足更多人(特别是在职者等特殊人群)学习需求的方式。与此同时,教育的具体方式与资源的开放有了巨大转变。文本教材一统天下的局面一去不返,多媒体资源的互联网学习方式正在崛起,换句话说,邮递员曾经在远程教育资源传递中的重要作用正在弱化,被广泛强大的互联网取而代之。

英国开放大学是专门进行远程教育的高等院校,其教学已涉及多种媒体形式,在几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不断从面授、函授向网上学习转变,对教材资源的开发也越来越趋向于从印刷文本向电子资源转化。即使在莱斯特大学这样的普通高等院校,这种趋势也越来越明显,相当多的专业、课程已向远程教育转变或扩展。虽然有些课程仍然基本采用传统在校面授方式,并大量使用印刷文本教材,但教师们多表示出将之转化为电子教材资源的迫切需求,并自身投入开发过程,做出实际的努力。

我们出版社主要承担着国家开放大学教材与其他多种教育资源出版的工作,上述这种现状与趋势在我国远程教育乃至传统教育中也有存在并将迅速发展,这在数字出版的突飞猛进中可以体现。这实际上对于我们的文本教材出版提出了巨大的挑战,要求我们不断提高观察、判断、把握市场需求的能力,迅速适应数字出版时代的需求,发展自身在多个领域与方向上的竞争能力。

不过,这种转变还需要一个过渡过程。因为新的课程设计、资源开发理念首先要得到校方的认可与支持,并且要在教学实践中加以验证与改进,落实到教学活动中固然会遇到各种前所未有、难以预见的问题与困难,这是新事物发生发展的普遍规律。再者,教学资源的转化也面临很多障碍,一方面是技术的使用,另一方面就是内容版权的使用。在文本资源转化为电子资源的过程中,出版商所代表的作者与出版者的利益,与学校作为使用者的利益,必然有所矛盾,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来调合。

 

2.教学资源版权使用与维护意识强烈

我经过与莱斯特大学教师与英国开放大学图书馆员的交流,得知两个学校目前均存在与出版商的合作,即学校需要利用社会上已经出版的文本教材来开发电子资源时,要从出版商那里购买相关文本教材的电子使用权,通过合同约定,在一定范围内以一定方式来使用;或者学校自主开发了文本教材,向出版商出售出版权。前一种合作中,学校的需求表现得既大量又深入,它需要尽可能多的文本内容转化为电子资源,比如将文本教材做成电子书。但是,这种简单直接的转化,在本质上只是形式的改变,二者内容并没有什么区别。内容,是出版物的实质与灵魂,是作者精神劳动的结晶,最终要体现为作者和出版者的实际收益。文本教材直接转化成电子书被学生群体大量免费使用,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前者的市场效益,从而大大降低作者与出版者的利益。所以出版商并没有积极地向学校出售版权,即使出售也必然限定众多使用条件,不能像学校所希望的那样,大量、免费、开放。多位授课教师在谈及自主开发电子教学资源时也常常谈到这个“困惑”。这个问题实际上反映了高校对于数字资源出版的强烈市场需求,以及在数字出版发展中双方利益均衡的调合过程。

我们研修所在的三所大学,基本都通过本校图书馆来解决资源建设所涉及的版权问题。其图书馆是由计算机网络连结起来的系统(Digital Library),尤其是英国开放大学图书馆可以说完全实现了网上资源查询与使用。它们每年都有大量经费用于资源购买及一系列的服务,以供学校教师与学生使用,而且,学院在设计课程时要使用一些出版物作为教学内容,也由图书馆向出版商购买相关版权,再把资源提供给学院。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学院自主研发的教材拥有独立版权,只限学习本课程的学生免费使用,如果图书馆想要使用,是需要向学院付费的。这在一个方面体现了英国版权意识很强。国内很多资源的电子版权则没有获得相应的重视与保护,像“百度文库”这样的免费上传、下载与使用资源,其实质是一种盗版行为,也引起很大争议,但同类情况极为普遍。我们对自己的教材被使用也应给予相应的重视与维权。

 

四、小结

通过这次研修,我在极大程度上开拓了视野,在很多未曾接触或深入的方面获得了信息与启发,首先对我们学校的课程设计与资源建设等教学与管理工作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并对英国开放大学等的发展战略、管理体制、运行机制、质量保证体系、市场运营机制,以及英国政府或教育部门对远程教育的管理政策进行了了解,而且切实体会到英国教育机构对数字出版的市场需求及趋势,获益匪浅。这些都将帮助我更新观念,放宽眼界,立足本职,提升出版专业素养与能力,关注国内教材出版需求与市场发展趋势,为出版社和学校教材出版工作尽献绵薄。

 

附件1:宋莹.doc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