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赴英研修总结——国开总部工学院 王娇

发布日期:2014-05-13

赴英研修总结

工学院 王娇

 

此次赴英研修共参加了三所学校的培训,包括传统高校的网络教育学院和专门的远程教育高校。培训内容涉及到网络课程设计、学习支持服务、考试、学分转换、组织体系、管理系统等方方面面。总的来说,此行有很大的收获。下面先从我工作的核心——网络课程开发这个角度进行总结,然后讨论课程质量保证,最后谈谈学习平台。

 

一、网络课程开发

网络课程的历史远比MOOCs久远,但MOOCs无疑推动了许多高校网络课程的发展。无论是传统高校,还是专门的远程教育高校,都意识到了网络课程的重要性。对于学习者来说,网络课程提供了更大的学习便捷性和更丰富的学习内容;对于高校来说,通过网络不仅能对更多的学习者提供课程,使世界范围内的优质教学资源得以共享,还可以通过网络公开课展示自身的资源和成果。

一门好的网络课程,不是简单的课程学习资源呈现,而可以看作为一个课程学习空间,是教师、教室、学习资源、学习活动、测评的总体。学习者来到这个空间,像实际教室里的学习那样,通过一系列学习活动来达到相应的学习效果,而在这整个学习过程中都有教师的支持和引导。

以一门课程的上线过程为例,下面从课程设计、开发、呈现、支持服务、测评等方面具体讨论。

1. 如何设计一门好的网络课程?莱斯特大学给出的解决方法是7Cs教学设计(7C是Conceptualise、Capture、Communicate、Collaborate、Consider、Combine、Consolidate的缩写),即先分析课程特点,然后搜寻相关的已有资源,再建设课程相关资源,设计学习活动,最后反思课程是否达到预期学习目标。英国开放大学的解答是以学习目标(Learning Outcome)为核心,课程设计者首先得把学习目标规划好,学习目标不是泛泛而谈的,而是非常具体的。一门课程有4-6个大的学习目标,而学习者每周的学习有几个小的学习目标。学习目标是课程设计的重中之重。有了学习目标,再来设计学习活动和测评,通过学习活动来实现预期的学习目标,通过测评来检验是否达到学习目标。由此可见整个课程设计是以学习目标为中心而进行的整体设计,资源、活动和测评的设计是一体的。

2. 网络课程的开发是团队协作的过程。团队主要包括两部分人员,课程学术人员和技术人员。课程学术人员包含系主任、课程主席、课程经理、专家团等等;技术人员包含媒体项目经理、编辑、制图、视频人员、美工、发行者、版权问题解决者等等。团队中每个人职责清晰、分工明确。例如系主任(Associate Dean)的职责是决定一门新课程是否需要开发建设,把握课程整体方向;课程主席的职责简单说是课程总负责人,一般会参与课程设计、教材编写等工作;课程经理的职责是协调处理课程方方面面的事务;编辑会在课程设计的开始阶段就参与进来,编辑不但修改文字,还可能参与内容的修改。网络课程从计划到上线的整个过程,一般来说需2年左右。

3. 课程的呈现是学习者直接可以感受到的。图1是一门英国开放大学典型课程的学习空间(或称为课程主页),它是一个三栏结构。最上面是学习平台的导航(序号1、2),包括学生主页、教师主页、搜索等等菜单。左侧栏是本课程导航(序号3、4),包括课程目录、联系教师、学习指南、学习支持等等栏目。中间栏是系统学习区(序号5、6),包括按周呈现的学习资源、学习活动、测评。右侧栏可以看做是工具栏(序号7-10),包括课程最新消息、课程论坛、课程资源、推荐等。网络课程的呈现中重要的有几点:

图1 一门英国开放大学的课程主页

一是结构清晰,一目了然,让学习者知道每次进来学习什么,相关资源放在哪儿了;二是能够使学习者在课程空间里完成课程的整个学习过程,如同传统教室里发生的学习过程那样,通过看、听、做等一系列过程达到学习目标;三是学生能够在课程空间里得到教师的帮助,比如有问题能及时得到解答。

4. 课程的支持服务涉及的话题比较广,在此只讨论主持教师相关部分。在网络课程出现之前,课程支持服务是通过区域中心进行的,区域中心的面授教师(Associate Lecturer)负责把设计好的课程传递给学习者,并解答学习者的问题。而当今网络的普及和网络课程的广泛重视,使得基于网络的课程支持服务成为可能。比如,可以通过网上直播课堂(Elluminate)模拟真实面授教室里发生的教学活动,把教师的讲授、学生的学习活动、讨论与答疑都呈现在直播课堂中,实现多媒体的实时互动教学,让学习者获得一手的学习支持。课程的支持服务是从小细节中体现大价值的,例如对学习者的疑问和问题,现在是通过论坛用文本回复的,是不是可以用语音回复,会让学习者听到教师的声音,这有助于增强学习者归属感;例如在网络课程中看某段视频时,视频框下面可以嵌入一个笔记框,让学习者能够在线边看视频边记笔记,这样能获得更好的学习效果,等等。这些看似小的支持服务其实很重要。

5. 网络课程的测评鼓励边学边进行小的自测,自测的过程也是总结学习所得和反思的过程。英国开放大学的一些按周呈现的网络课程,可能某周的学习内容就是测评,让学习者检查之前学习的结果,然后对接下来的学习做一个计划和调整。根据课程的具体特点设计测评的形式,比如需不需要期末纸质考试、形成性考试分几个阶段,等等。值得注意的是,测评不是设计完学习资源才设计的,而是在课程设计的最开始同课程资源、学习活动一起设计好的。

上面围绕网络课程的设计、开发、呈现、在线支持、和测评等五方面内容进行了浅度的分析。下面讨论课程的质量保证。

 

二、课程质量保证

说到远程教育的质量,英国开放大学是首屈一指的。英国开放大学的质量保证涉及的范围很广,包括课程建设、学习支持体系、评估体系、政策与硬件等等方面。在此只讨论与主持教师工作密切相关的部分。

国家开放大学经过多年的实践经验,积累并形成了一套课程开发模式,例如文件教材、音像教材、CAI课件、IP课件、电子教材、网络课程等各个环节的具体操作过程。这整个的资源建设环节中质量如何保证呢?是依靠所召开的教学大纲审定会、一体化方案审定会、文字教材审定会、音像教材审定会等等这一系列会议吗?

应该说会议绝对不起主要作用,开会并不能决定文字教材的质量。起主要作用的应该是国家开放大学的教师,特别是主持教师。然而这其中有一些问题。

在国家开放大学的资源建设过程中,主持教师是课程负责人。主持教师的工作从寻找相关领域的主编主讲开始,之后主持教师做课程设计、组织资源建设、最后组织全国电大的课程教学。这一系列过程都可控吗?实际情况是主持教师更多地承担了项目负责人的义务,却并没有完全的控制力,我们的课程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主编主讲。

英国开放大学的情况却不是这样。这次英国的学习过程中,带着这个问题,我与多名从事远程教育的一线教师交流。无论在莱斯特大学、英国开放大学,还是在伦敦大学教育学院,我发现他们的师资理念与国家开放大学不同。他们的教师虽然从事远程教育,但平时的工作与普通高校教师是一样的,他们只是把远程教育当作一种教育形式、手段、方法。英国开放大学的工科教师有自己的实验室,课程设计与开发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学科研究是他们工作的另一部分。也就是说,这些远程教育的教师本身可能就是某个学科领域的专家,有一定的知名度和话语权。他们自己参与教材编写,当然也会请这个领域的其它专家参与教材编写。英开的师资为学校所有,以专为主,这就能在英开自己内部更有效地控制课程开发的质量。

这对我们的启示是,对课程质量保证起关键作用的相关人员,得是为学校所有的人员。

 

三、学习平台

最后讨论一下学习平台。当前世界范围内所采用的在线学习平台几乎都是Moodle平台,例如英国开放大学的在线学习平台就是基于开源Moodle平台进行二次开发构建的。Moodle本身能提供简单的在线课程学习,英开的二次开发主要包括几个方面的内容:

1.与现有系统的整合,使学习者和教师能够一次登录,就方便地使用教学平台和其它现有的系统(如视频会议、在线测评等)。

2. 对用户级别和权限的界定,对学习小组功能的增强,对Moodle的数据库模块进行较大的优化以适应高访问量的需要。

3. 对Moodle已有的讨论区、维基、博客、测验、日程安排等模块进行了进一步的开发,以适应英国开放大学用户的特定需求。

这些二次开发都是非常有必要的,能提供更好的用户支持,目前英国开放大学还在继续优化其Moodle平台。

对于国家开放大学及其网络核心课程,平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仅是课程需要通过平台呈现,而且主持教师和地方辅导教师之间、教师和学习者之间,都需要通过平台进行更有效的沟通交流。国开的Moodle学习平台除了基本功能之外,我想还有几个可以考虑开发的功能:

1. 根据网上教学的需要和学习支持服务的需要,开发角色和权限设置的功能。使得课程组教师、辅导教师、学生、学习支持服务人员和管理部门的人员能够在该平台上,按照一定的标准和流程进行协作,以改进学生网上学习的效果。

2. 完善数据分析功能。Moodle平台本身能进行简单的数据统计,如记录学生的学习进度。但对于国家开放大学这样有几百万学生的超级大学来说,数据分析太有必要了,例如学生偏好的分析与统计、学生满意度的分析与统计等等,还可对学生个人学习行为进行数据记录和追踪。

 

附件1:王娇.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