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正文

办好开放大学与发挥教师的主体作用——国开总部农林医药学院 张志军

发布日期:2014-05-13

办好开放大学与发挥教师的主体作用

——赴英国培训的一点感悟

 

农林医药学院  张志军

 

      2013年6月,我有幸参加国家开放大学赴英国进行的远程教育培训。此次培训历时30天,先后走访并聆听了莱斯特大学、英国开放大学和伦敦大学的关于远程教育方面的讲座,感触颇深。不管是英国普通高校的远程教育还是专职于远程教育的普通高校,所见所闻,都时刻感觉到他们是在办大学,是在开展大学的(远程)教育。

      这种感觉似乎很奇怪,难道我们不是在办大学吗?仿佛是又仿佛不是。说它是,缘于我们是以高等教育中的学历教育为主,开设了N多的专业,我们的老师又在进行教学资源建设和网上教学辅导。说它不是,我们不仅见不到(网上网下)我们的辅导老师和学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教学和学习的,并且又从事着大量的管理工作,每天开着无尽无休的各种会议,进行着内部和外部的协调和工作布置。多少年来,我们都在说我们是一所特殊的(亦或是新型的)大学,既承担有管理职能,又肩负着教学任务,但管理还能找到被管理者,而教学却找不到受众。说到此处,难免觉得“大学”二字其实难负,倒更像是一个办学机构。教师的工作更像是某一个工作链中固定的一环,完全看不到知识的传承、学生的反应,自然也体会不到教书育人的成就感。

      反观英国的远程教育,象莱斯特大学、伦敦大学这样的传统大学自不必说,远程教育除了手段不同之外,凡事均与校园办学别无二致。倒是英国开放大学这样的标榜为新型的以远程教育为主的大学,却也是像极了传统大学的设置。教学以学院为主,无论专业开设、教学计划设定、课程设置、资源建设、教学服务等等,均由学院提出,经由校级的学术委员会审核,主管副校长批准便可实施。全无国家开放大学所拥有的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教务处,用以统筹教学计划,更无资源管理处、信息管理处、考试处等等横向职能部门。类似的部门在英国开放大学都归于一个叫做教与学服务部门(LTS),通过某种机制,LTS便服务于学院教学和学生学习,而不是教学管理。

      当然这种教学的实施还与学习中心的设计有关。英国各地的学习中心均由英国开放大学直接设置,人员也是直接聘任,学习中心直接对总部负责。完全不像我们广播电视大学系统的多级办学体系,相互没有行政隶属关系,人、财、物各管各的,仅在教学上有业务指导关系。可以想见,缺乏紧密联系的层级机构,上下之间教学环节的联系能紧密吗?

      由此说来,想要办大学,首先必须重视学院,发挥和重视学院在教学和办学中的主体地位,否则靠机构越来越庞大的教务处、资源管理处、信息管理处、考试处等等教学管理机构,大学便无从谈起。其二,要重新梳理分级办学的利益机制,既然行政管理机制难以突破,恐怕只能在利益机制上做文章,通过利益机制使上下各个教学环节之间重新构建一个紧密联系的分级办学体制。上述二点如若实施,办大学似乎有了眉目,只是这样一来便动了很多人的“奶酪”,困难重重。

好在教育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现代远程教育”,“办好开放大学”。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在“探索开放大学建设模式”试点中建设国家开放大学,就是要实现这一目标。“办好开放大学”的核心就是要办大学,上面所述的二点从纸面走向现实恐怕是大势所趋。谁都知道办大学尚且不易,要达到提出的目标——“办好”更是艰难,更何况我们要办的还是开放大学。

如果说办大学,办好开放大学,距离每一位教师还有那么一点遥远的话,那么在教学建设中发挥教师的主体作用似乎离我们很近。目前国家开放大学正在开展大规模网络课程建设,在这样一个“推进现代科技与教育的深度融合”过程中,教师的主体地位该如何呈现值得深思。

从英国的远程教育中看,无论是莱斯特大学、伦敦大学,还是英国开放大学,每一门网络课程的建设都是由负责教授课程的教师来完成的,课程教学选取什么样的内容,设计什么样的活动,如何进行考核,怎么对学生的学习成果进行评价,无一不是教师在主导实施的。对于以远程教育为主的英国开放大学来说,它的教学资源建设和实施就更加的专业化。其课程设计、建设和课程教学实施是由不同层级的教学团队来完成的,课程资源建设中的诸如课程内容设计、活动设计和评价方式都是由以总部为主的教师(学科专家),辅以相关的行政管理人员、教学设计人员、媒体设计人员、编辑等组成课程组来完成的,分部的教师主要负责教学实施。

说到这儿,你也许会问:难道我们不是以教师为主进行课程的建设吗?

也是也不是!说它“是”的人会说,哪门课程不是由教师建设的?确实,国家开放大学的课程都是由各学科学院的教师承担建设的。但各位有所不知的是,对于建设一门课程来说,我们的每一位老师,他(她)要懂教学内容,还要懂教学设计,也要懂媒体技术,最好也要懂教学管理。我倒想知道,在一个貌似各种角色都存在的课程组中,没有任何机制发挥主持教师的主持作用,都是“一个人在战斗”的时候,既无“从”,何来“主”啊?当那些口口声声说为教师服务的部门分别从不同角度对教师提出要求时,当教师苦思如何进行教学设计却不知如何找到教学设计人员时,当教师想修改网上内容却只能弱弱地问一声媒体设计人员时,我真不知道国家开放大学的教师有没有主体地位?

其实办好开放大学和发挥教师的主体作用密切相关,如果确立了教师的主体作用,教师才可能更关注自我的学科发展,国家开放大学才能逐步涌现更多的学者、大家,有大家方能有大学。

反观英国的远程教育,比如莱斯特大学,他们的教学设计人员设计出一套像扑克牌一样的“7C”课程设计模式,供进行远程教学的教师使用。英国开放大学的课程建设机制使以学科教师为主体的课程组“形神兼备”,运作自如。他们的媒体技术人员根据网上教学的需要,开发不同的应用于Moodle平台的插件,方便教师教学。……上述等等,我们都能看到在远程教育中,教师同样是课程建设的主体,是教学的灵魂,是大学的核心。

 

我们需要更多走出去,多看看,多听听,他山之石是否能够攻玉不得而知,但至少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彼岸的窗户,透过那扇窗户,我们看到了那似乎很遥远的未来。

2013-07-15

附件1:张志军.doc